Address: 19119 Colima Road #204, Rowland Heights, CA 91748       

Contact Person: Ben Deng  Tel: (626)679-2503  (626)652-8470         

E-Mail: beyondchess@hotmail.com 

棋人之道之身当棋境 (一)

February 22, 2016

纪渻子为王养斗鸡。十日而问:“鸡已乎?”曰:“未也,方虚憍而恃气。”十日又问,曰:“未也,犹应向景。”十日又问,曰:“未也,犹疾视而盛气。”十日又问,曰:“几矣。鸡虽有鸣者,已无变矣,望之似木鸡矣,其德全矣,异鸡无敢应者,反走矣。”——《庄子·达生》

自小喜欢庄子,对“呆若木鸡”的典故也很熟悉。昨夜一路夜车从拉斯维加斯回到洛杉矶,回想起这次作为棋爸,与儿子同场竞技2015国际象棋北美公开赛,仿佛觉得自己也经历了“斗鸡”的前几个阶段,却还没有修炼到“木鸡”的最高境界。

 凭借之前中国象棋的底子,以及三年多来陪着儿子在这条道路上的不断学习和训练,自认为国际象棋的水平,已初具职业的棋感和棋力,不能算“棋手”,算是“棋人”吧。加上今年在几个大型国际赛事中,曾经以“玩”的性质和心态参与部分几轮,无论慢棋还是快棋,胜率都不错,甚至还与一个准国家大师和过一盘。于是,这一个月以来,我就一直挣扎着是否也试着在北美公开赛U1250组拼一回,至少从心理上来说,这个组别的对手,我是不怵的,而且大可以乐观地认为自己是个“炸弹”。(我们平时闲聊时,常将棋力较高但不怎么比赛,导致实际棋力远高于该组别等级分的选手,称为“炸弹”。)

但是挣扎的原因主要有三个:第一是个性,我相信自己是个“日理万机”型、讲究效率的完美主义者,而这样的性格,容易在比赛中缺乏足够的耐心进行细致的计算。第二是身体,长期忙工作、忙俩孩、忙家务,很怀疑自己能否在这一天两轮,每轮可以长达五六个小时的紧密赛制中,坚持四五天。第三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每次儿子比赛,我都会紧张(人之常情吧?虽然近年好多了),宁可几个小时地站在他附近寸步不离地陪着,这样的牵挂还能让自己集中注意力,比好自己的每一盘棋吗?

月初和儿子所在的超越棋院的两位教头碰面时,我咨询了他们两位的看法。Sarah老师不建议我参加。她很了解我的忙与累,质疑这样高强度的长时间比赛,我身体能否吃得消。我太太在旁边补了一句:“今年我出差太多,一直飞来飞去,他是很累。”我因为她总是希望我去比,自己却经常出差,就抱怨地开她玩笑说:“一直飞来飞去?那是苍蝇。”夫妻间玩笑归玩笑,我心里对体能的担忧,还是被Sarah老师一击而中。Ben老师却持不同意见,他认为我应该完完整整地从头到尾认真去比赛一次,从而更能体会儿子的心理以及比赛的感觉。

两位教头也开了我一个玩笑,说我欣赏水平2000分以上,实际水平1700以上,比赛水平,呃……,就不知道了!哈哈,好吧,认真地去经历一次,正是我一直渴望的,加上对自己棋力的“有恃无恐”,终于让我下定决心,报了名!

略去抽空购买伙食、连夜准备行装、早上庆祝圣诞、下午驱车赌城、一日莫名紧张,种种不表,26日傍晚,我与儿子牵手来到赛场,准备进行第一轮的战斗!

坦白说,看到第一轮对阵表时,我对此轮比赛的紧张情绪基本消除,但却加深了对后面几天的担心。我大约排在上半区的后半段,首轮对手是下半区的,虽然他执白,可是等级分只有793分。我心里偷乐了一下,这个差不多就是我一直在远程指导的北加小侄儿健健的水平,嘻嘻!可是分析了全组的情况发现,只要我赢了第一轮,之后几天我每一轮都会碰上前10的种子,这可真的是要考验我的耐力了!(是的,这个时候我只想到耐力,而没想到棋力。虽然不算“虚憍而恃气”,但至少有点过分乐观。)

 将儿子在他比赛的台前“安顿”好了,我来到自己的台次桌旁,等我摆好棋盘棋子棋钟,一个硕大身形出现在对面。我其实很高兴他的年纪在25至30左右,既不是频繁训练的青少年(棋感和反应都不错),或家有小棋手的中年人(陪练陪学水平不可小觑),也不是退休清闲常玩棋的老人(长年征战经验老道)。我还没高兴完,对手甫一落座,不带丝毫犹豫地走了第一步–Nf3!

我承认当时脑子里“轰”了一下,懵了!马f3吗,大哥?这个是800分的人走的开局吗?这个不是大师级比较老油条的才玩的吗?大哥您真的就是800分的?因为去年那一届曾有请高手冒名顶替代抢奖金的传闻,我一度想看他驾照的心都有。渐渐回过神来,我开始琢磨怎么办。如果应以d5,说实话,列基开局我压根儿不熟,对方是不是已经练过无数了?走四马开局可能性也不高。我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,判断对方之后三步应该是g3,Bg2,王车易位。既然自己第一步就被吓到了,不如求稳,想办法转到熟悉的开局局面去吧。这些盘算在之后的几步中一一证实,直到第5步,他的D兵走d3而不是d4,让我感觉他似乎也没有那么熟悉这个开局,至少不算是个强手,或者他也心有忌惮?之后几步慢慢证实了我的猜想,他连续几步的软招,完全没有抢占中心的意思。直到第11步,他冲了D兵至d4(如图),让我基本放了心。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小战术,我可以赚到一个中心兵。

 他走d4之前,我有计算到他可能会走Nbd2,之后b4之类的进攻我的后翼,或者Bxf6交换子力再走Nbd2。这个d4的简单错误不仅让我放松许多,也让他“提神”许多,之后他的走法都很靠谱,非常紧凑,把局面又拉回均势,直到第21步,他又莫名其妙地走了Rd7(如图)。我毫不犹豫地走了Bd6关门捉车,也赌他看不到Qb3解救的方案(这个计算对800分的有点困难,我个人的理解也是能够拯救回一些局面的唯一办法)。

以象换车,继赚得中心兵之后又得了这半子,再往下就容易多了。抓住机会简单交换车之后进入残局,这一步我计算了很久(如图)。我很犹豫是不是走Rd3,想办法用马换掉他的双象之一(后与双象配合,还是有潜在危险的),这个之后的变化考虑了很多;但是长考Rd3之后,竟然走了没怎么经过计算,而是完全凭借直觉的Nd2。

 这步棋也许具有很强的欺骗性,导致他急于扳回局面,而犯下致命性的错误一招Bh3,意图攻击F兵,牵制住我的后。也许他以为我接下来会用后吃他的A兵,没有看到我Nf3+之后,无论他的王走到h1或是g2,紧跟着的是后与车的配合连杀。这时候他停钟认负了。

我其实很好奇两点,一是他是否真的看到后面连杀的计算,二是他怎么开局走马f3呢?跟着他出了赛场大厅,登记结果后聊了一会儿。我没好意思再提最后的那个计算,而是问了他的开局。他告诉我,他已经七年没有参加任何比赛了,今年跟着一个GM(国际特级大师)在学,这次那个GM来参赛,他也就跟来了。

恍然大悟有木有!他的GM式开局,相对较弱的战术计算和子力位置调配,都得到了解释。我的北美公开赛,在这个充满戏剧性的第一轮中,拉开了序幕……

 

成长 2015年12月30日夜

 

 

 

附【译文】
纪渻子为周宣王驯养斗鸡。过了十天周宣王问:“鸡驯好了吗?”纪渻子回答说:“不行,正虚浮骄矜自恃意气哩。”十天后周宣王又问,回答说:“不行,还是听见响声就叫,看见影子就跳。”十天后周宣王又问,回答说:“还是那么顾看迅疾,意气强盛。”又过了十天周宣王问,回答说:“差不多了。别的鸡即使打鸣,它已不会有什么变化,看上去像木鸡一样,它的德行真可说是完备了,别的鸡没有敢于应战的,掉头就逃跑了。”

 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Please reload

Archive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