棋人之道之身当棋境(五)

February 22, 2016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我被孩子妈责怪第四轮没有努力去拼一把是有道理的。扪心自问,前进的理由往往只需要一个足矣,而后退的理由可以找到一箩筐。我想当时除了对自己开局的局面不是很满意,加上有点缺乏斗志了,所以匆匆和棋。至于其它一切客观因素,并非决定性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孩子妈说带上麟儿出去逛逛,让我们父子俩安静地休息两个小时,准备下一轮六点开始的关键战役。我正好借此清净,认真地想一想,需要给自己鼓鼓劲儿了!逼自己“前进”的那个理由并不难找:我和儿子的混双搭档,在刚刚结束的公开组第五轮中双双获胜,让我们争夺混双名次的机会大大增加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美国的国际象棋比赛中,有一个很特别的奖项称为Mixed Double(混双)。一男一女两选手可自由组合,也可分处不同组别中,亦不受年龄、国籍、或所属棋联限制,但是平均等级分不能超过2200分,最后各取前七轮的双方得分,加总,决定混双名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我曾在公开组第一轮的时候,去赛场看了看美少女们的战况(见上图,从左至右分别是中国队王珏,美国队王安妮,中国队翟墨),她们的专注度与两三年前看到的一模一样,只是气场更强大了。棋院的Ben教头常常提及“气场”二字,这一点我深为认同。从医学或是生理学的角度说,那个叫做pheromone,音译为费洛蒙,意思是信息素或外激素。我相信如果第六感足够强,你可以探触对方散发的勇敢或是胆怯的信息,反之亦然。当我站在这三位美少女附近看棋的时候,她们凝神而聚的“费洛蒙气场”,很容易感知到,也让我心生敬意。于是我很渴望我的孩子们,包括北加州的大侄儿健健,都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,尽管目前还不具备,但是日积月累或许能够慢慢形成。问题是,从他们如出一辙首战告捷的美国公开赛开始,国象这条路,他们是否可以一直保持着最初的热情,坚持、坚定地走下去?

           说到费洛蒙,不得不提一下陈昇。我对流行歌曲的喜爱,往往是对歌不对人,但台湾歌手陈昇是个例外。也许是从本世纪初他出版的散文集《风中的费洛蒙》开始的吧,想着自己老了老了,也有他那样的睿智又幽默的人格魅力就好了。他从上个世纪开始,每年办的跨年演唱会也是口碑极佳,到2015年12月31日已是第22个年头。有一次他提前一年预售演唱会的门票,仅限情侣购买,一人的价格可以获得两个席位,但恋人双方各自保存自己的那张券,一年后,两张券合在一起才能入场。演唱会的名字是,“明年你还爱我吗?”到了第二年,专设的情侣席位上果然空了许多位子。他带着歉意,唱了最后一首歌《把悲伤留给自己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常常在幻想明年的这个时候如何如何,许多年后又怎样怎样,虽然很多世事人情的变故让你措手不及,心中的一份坚持请继续,无论对于国象,或是其它你喜爱的东西。

扯远了哈,言归正传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 下午回房间时,已经估计到儿子下一轮的对手,一定是个高分选手。我带他出发时,告诉他安妮姐姐中午得分了,你是小小男子汉,要加油,不能想着和棋,得抢分!儿子似乎状态越来越好,我也没有特别担心什么。反而是自己的对手,查过资料发现他迄今只参加过一次比赛,五百多的等级分显然是“虚假”的。想想我自己,也就不好意思抱怨什么,总不能“只许州官放火”吧?给自己不断心理暗示打气说,一次的比赛如果真的实力很高,应该能跳到一千分以上,而不是只有五百多,所以他碰上了我,是比他更大的“炸弹”?

 

         戴着遮耳帽的对手,看上去像个日本鬼子,事后查了才知道,原来是蒙古的。这个25岁左右的先生,在我每次思考计算的时候,总是起身走到对面,靠在空椅上,远远地盯着我。这是在玩心理战吗?我决定让自己下得更有冲击力一些。不过这样的相对低分选手,竟然连胜上半区的,三胜一和来到第五轮,也应当小心对付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基本上没有露出什么破绽,很熟悉地走着谱招,一直来到这个中局的局面(见上图)。我计算了很久,时间到此已经消耗掉一个小时了,他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。虽然我觉得兑掉的子力越多,将来机会会越少,但还是求稳,并寄望于剩下的双象发挥威力,所以Nxd2,Qxd2,兑了马,接着冲兵f6攻击他的中心马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都盘算好了,如果对方将马退回d3,我就上双象,准备王车易位,只是想不到他从对面椅子上起身走过来,稍微考虑了半分钟,竟然把马退回f3。我一阵狂喜,很明显,我的对手对子力位置的调度,并没有达到之前他背诵谱招的程度。我按计划上了白格象到Bd7,又看到他不怎么思索地走了Ne1。我心想,他想把马再跳回d3吗?如果是的话,他心中一定很懊悔没有直接一步走过去,浪费了一个先手。于是我改变上黑格象的原计划,出车走了Rc8先占据了开放线。他果然Nd3,我毫不犹豫Bb5,牵制住他的车。(见下图)这时他竟然鬼使神差地走了Qe2,让我牵制他的皇后。有这等好事儿?我心里甭提多美了。

       儿子忽然来到我身边,拎着棋具,笑着说“爸爸,赢了!”我小声“耶”了一下,与他击了个掌,站起来四处张望找他妈妈。两个多小时了,她应该来赛场等我们了,但是,没看见!我有点着急,因为虽然我并没有得子,但局面似乎要好一些,况且对手这两三步棋,已经严重暴露了他的真正实力,我再提和是万万舍不得的。那儿子咋办,在旁边等着?幸而在这紧急关头,孩子妈牵着妹妹出现了,带走了儿子,终于让我坐下来,静心琢磨对策:既然他的真实实力并不高,也许需要慢慢设一个陷阱?我冲了a兵至a5,真的引诱了他走a兵到a3,之后几步之内果然落入陷阱冲了b兵,让我的车长驱直入,联合后与象攻击他的马。(见下图)

       眼见着丢马已是必然,对方将皇后挪至王翼攻击。我打起精神认真计算,一切应对得当,一直到他顾忌我皇后进入2线杀王而走了Ra2守住,白方局面其实已经崩溃。(见下图)我先出车Re8攻击白后,白后移至f7,黑后走到c4双击他的车和象,他退车至a1,黑后进入2线到e2。

        这些都在我的计算之中,包括接下来黑后吃g2兵或沉底e1,都是杀棋。只是在他Qxg7吃了我的兵并守住他的g2兵时,三个半小时下来我也许太累了,一刹那间竟然完全忘记黑后沉底e1也是杀棋,心中懊恼不已,怎么明明算好的杀棋没了?然后想着局面上我多子,可是还要下很久,就在这样的痛苦中烦恼了大约半分钟,才灵光一现又看到了一步杀。真的,当时那美妙的感觉啊,广东话叫“一身松晒”!

         三步并作两步飞也似的回到房间,孩子妈正在煮面。她的厨艺越来越好了,香气四溢。双双获胜的父子,加上一个小麟儿,围着她叽叽喳喳描述比赛情况,她则满面笑容:“太幸福了今晚!”又转头吩咐:“先洗澡去吧。别这么多人围观我煮面了。”我说不就三个人吗,这有什么,我奶奶才叫厉害,当年她煮饭,好几百人围观呢。她一脸惊诧:“天哪!怎么可能几百人围观?”我转头去拿换洗衣服,一付见怪不怪的样子:“因为……着火了嘛。”

 

      估计她见我心情大好,带着诡异的笑容跟了上来,从旁边大衣柜中掏出大包小包一堆东西:“我刚才下午去逛街了,给你买了这件……还有这件也不错……儿子也买了两件……女儿也有……我还看中一个包,就是有点贵,你……”我哀嚎了一声:“下个月咱家揭不开锅了!”

(待续)

 

 

— 成长,2016年1月9日夜

 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Please reload

Archive
Please reload

Address: 19119 Colima Road #204, Rowland Heights, CA 91748       

Contact Person: Ben Deng  Tel: (626)679-2503  (626)652-8470         

E-Mail: beyondchess@hot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