棋人之道之身当棋境(二)

February 22, 2016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话说我们一家四口入住酒店时,我递上驾照(在美国等同于身份证)之后,经理就被叫出来,给我们升等安排了一间豪华套房,说是给VIP客人的待遇。虽然我还没整明白,不就这些年多来了几次吗,但不管怎么说,这总是一件好事儿!套房中那个巨大的冲浪按摩浴缸,也能帮助我们在比赛期间放松身体和心情!两个孩子更是兴奋,一进房间,恨不能立刻跳进去泡泡澡。微信朋友圈中的亲人们问怎么这么幸福,我回答:人生很多意外— 惊喜,或是惊吓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句话,从现在事后诸葛的角度来看,是很有前瞻性的哲理(自己表扬自己,比较能够切中要害有木有)。首轮比赛,我就经历了从对手第一步棋的惊吓,到后来他犯下几个错误的惊喜。三个多小时的鏖战之后,又在比赛大厅多等了半个多小时,在高分组身处下半区的儿子,与上半区的第25号种子选手(暗分排第4号)激战了四个小时,和棋收场。儿子有点小沮丧,说爸爸我没找到机会。我一直很相信他的实力,安慰他说没关系,第一轮大家都很认真,咱们就当热身了。

 

回到房间,孩子妈已准备好香喷喷的面条,儿子吃完后泡了澡就上床睡了。我有点紧张明天的对阵,冲浪按摩完,又去了赛场看结果。对阵表虽然还没有出来,但基本可以琢磨出下一轮对手。一看名字一长串字母,wa呀na呀ha的,心中一紧,印度人!

再次回到房间,打开电脑查询对手情况。孩子妈问,“哪个国家的?”我说印度。她又问:“总共有多少不同国家的人来?”我说两个。她一脸好奇:“才两个?不可能!哪两国人?”我说,“中国人和外国人。”

 

虽然我是在和她开玩笑,但是这也基本能说明目前美国各大赛事中的状况:华裔,特别是华裔青少年们,联手与八国联军(尤以印度人最为人多势众)对抗!这次也不例外,15岁的新晋GM JeffreyXiong,以及Annie Wang,Ruifeng Li,Awonder Liang,Roland Feng,Jennifer Yu等一众少年天才棋手云集于此,给赛事增添了许多的精彩与变数。今天早上进行的第一轮中,著名的GM阿科比安,不就是被一个等级分低了300多分的华裔青少年逼和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冷门让我多少有点警惕起来,抓紧查询下轮对手情况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!我的对手竟然在近几个月中将等级分从1500多分,飞速下降至1238,是本组第四号人物!这是怎么个意思?故意为之,降到1250以下来抢奖金吗?孩子妈在一旁看了,一言不发,默默拍了拍我的肩膀,抱起iPad追韩剧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躺在床上,想到明早这一轮万一输了,不如就不比了,专心伺候好孩子;又想到万一没找到机会和棋了,我还继续比不比;再想到我开局尽量小心些,中局战术和残局计算我肯定比他强我怕啥;还想到佛教的诸怖畏中有不活畏、恶名畏、死畏、堕恶道畏、大众威德畏,又没有“输棋畏”有什么大不了……想颠倒……心颠倒……见颠倒……于念念中入灭尽定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夜无话。早上十一点前来到赛场,一看对阵表的名字,果然就是这个对手。安顿好儿子和他的比赛用具之后,来到自己台前,哈,好现象!我一阵小高兴,是个中年印度大姐!心中窃喜呀,您一定家务很忙,工作也忙,还有孩子也要您忙,练棋时间不多吧?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暗自希望大姐是位很有德的朋友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印度大姐正站着张望远处高分的公开组,转头见我来了,说:“我在看我儿子,他2400多分,在公开组比赛。”这句话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么说,反正一大盆冰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在我脑中浇下。儿子2400+,妈妈也学棋的话,能差得了吗?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坐下之后,我拿过她的记录纸,开始慢慢地抄写她长长的名字,心中借机默诵《华严经》平复心情:无上大菩提心,自一发心,悉皆远离,不惊、不恐、不畏、不惧、不怯、不怖……把笔往桌上一拍,C4! 拍钟!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想我必须来一些出其不意的开局,比如C4英国式开局,多少可以有一点镇一镇对手的效果吧?印度大姐看起来胸有成竹,马上回应Nf6,盎格鲁印度防御?! 糟糕,这个好像没怎么碰过,但我也只有以不变应万变,几步棋下来总觉得她的E兵位置不对,之前她走的e6不如e5。现在E兵再从e6走到e5 (如上图) ,感觉中心交换完以后,我会稍好一些,比如车到d1牵制她的后再冲E兵。后来复盘才发现交换完我走Rd1并不好,对方Bf5出子并攻击我的后,一度让我很被动。只是没想到我铤而走险地继续冲E兵,她退缩了,才让我一下子打开局面,步步紧逼,交换部分子力后,还赚得一个中心兵。(如下图)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时,印度大姐长考15分钟后,走了一步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Kh8?!我不明白王往里面挪一格的目的是什么,无论在g8还是h8,不都是被我的双象牵制着吗?而且难道没有看到我冲G兵,黑象无处可逃?按道理说我都计算好她走Be2,我就Rf2继续攻击,然后冲F兵制造机会。我大致看了看,发现没什么危险,G4,捉死黑象!印度大姐站起身,背对着我看着公开组的区域大约两分钟,才坐下。后来棋局结束后她黑着脸说,算错了,悔死了,应该走Qe2+将军,交换之后局面基本均势。我忍住没告诉她,我当然不交换,而是Rf2捉黑后,再挺G兵捉黑象。不告诉她的原因,是因为让对方觉得错失了机会,总比一直被打没有机会,感觉要好一点吧?起码类似这样的情况下,我帮儿子复盘时,也是感同身受的。做人得厚道点儿,必须的!

           再往下,我多一个子就好下多了,稳定压倒一切啊!(如上图)我可以Qd1保护兵,或者Bf3保护,还是选择了Bf3,借机准备尽量兑换掉至少一个车。大姐也知道少子了不能再兑子,躲开了,我因为求稳的心态,没有继续之前冲F兵的激烈变化,而是Re7继续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可能我7线的车和6线的通路兵让她感觉压力太大(如上图),对方选择兑换掉皇后,hxg4,Qxg4,Qxg4,Bxg4。紧跟着她不接着兑车,又走了Re4给了我机会Bf3捉车并保护C线通路兵。黑车又走到Rc4攻击C兵,我也无心多计算开放的h线上将军之后的机会,走了Rc1继续邀兑。印度大姐斗志全无,Rxc1,Rxc1,Kg8,Bd5,牵制黑王,她停钟认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三个半小时的战斗,对我来说是破纪录了,而且从一开始就知道对手不弱,更添了心理压力。回房间之后,发现儿子在他的中局已经双击对方而不吃,又去攻击另一个子,导致被对方找到巧妙机会化解而丢了一盘,我感觉身心俱乏,杂事忙了一堆,包括处理公司邮件,转眼已经快五点钟了。飞快上床,竟然也飞快睡着,五点半醒来,全身像是散了筋骨般的累,我心想着后面一轮又一轮,对手只会越来越强,我都这么疲劳了,是不比了呢,还是不比了呢,还是不比了呢……

 

(待续) 成长,2016年1月1日夜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Please reload

Archive
Please reload

Address: 19119 Colima Road #204, Rowland Heights, CA 91748       

Contact Person: Ben Deng  Tel: (626)679-2503  (626)652-8470         

E-Mail: beyondchess@hotmail.com